您的位置:首页 > 政法要闻 >
父母30余载寻找失散儿子 警民携手助圆梦
www.nb.nanchongpeace.gov.cn 】 【 2019-02-26 09:19:46 】 【 来源:南充政法长安网 】
  2019年2月15日,南充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了鉴定文书,鉴定文书结果为送检的程继光、高玲珍是此秦玉杰的生物学父亲、母亲。 当日,民警王皓第一时间将结果告知了程继光夫妇二人结果,他们寻找了30年的儿子终于有了下落,当即潸然泪下……


  
  早春二月,川北大地,过年的气氛还未散去,一些赶早的油菜花已开始吐黄露金了。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的秦玉杰带着妻子、儿女双双辗转千里,赶往南部县回“家”……
  
  很小的时候,小玉杰感觉自己与村子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他总是把别人眼中的“鞋子”说成“孩子”的读音,而被人笑话,常听人说他是南方来的娃。渐渐地他就明白自己不是“父亲”“亲生”的,自己的“家”本在遥远的南方,但是, 谁知道这一切对于懵懂的娃娃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渐到而立之年,对“家”的思念入痴入魔,但多年寻根寻亲无门,“丢失”30余年的“家” 在哪里……
  
  经过清清嘉陵江畔,来到西河岸边,“家”似乎已近在咫尺,“家”是什么样呢?不禁感慨万千,思绪久久难以平静……
  
  终于来到山青水秀的程家湾村,一公里外就可见欢迎宝贝回家的横幅,笑语阵阵,鞭炮声声,热情的乡亲从十里八乡赶来相迎,整个山村沸腾了,比大年三十还热闹喜庆。
  
  历经30余载,血脉亲情割不断,2月22日,他确认自己原来的名字--程雪平,父母儿子紧紧相拥,久久依偎,喜极而泣,喋喋不休,不住为对方抹泪,互相安慰“不哭了不哭了”,怎么又欲语泪先流?
  
  送上精心准备的锦旗,和警方、志愿者、家人、乡邻集体合影,为了庆祝游子归来,亲人团聚,家里早已准备好了团圆饭,互相争着为对方夹菜,虽眼含热泪,但此时的笑容却是那么甜。
  
  激情奔涌,喜泪交加,拉着爹娘的手,抚摸查看游子幼时头上的印记,问询、倾诉、牵挂、依恋……一双双炽情的眼睛完全湿润,半辈子的苦涩酸甜恨不能一一道尽,几十年的话恨不得一吐而快…… 
  
  爱子情浓带身边  晴天霹雳子不归
  
  事情要追溯到30年前,家住四川省南部县兴盛乡程家湾村的程继光、高玲珍夫妇,朴实勤劳,过着平凡幸福的生活。1985年7月,他们的儿子顺利出生,取名叫程雪平,为了好养,取小名“孬娃子”,儿子的出生无疑又给这个小家庭又增添了一份新的希望。
  
  本来小雪平由奶奶带着,但父母要去贵州打工,爱子情深,想把活泼可爱的儿子小雪平带在身边,奶奶执意要把小雪平留在老家,可是父亲太想儿子了,仍执意要把孩子带到贵州,奶奶没有办法,只好同意把这个小孙子就交给儿子带到贵州去。
  
  但谁知到贵州大概20多天,这孩子就丢失不见了。程继光多年一直受到家人的责怪, 他一直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常常喃喃自语“都怪我……”他始终认为自己是弄丢孩子的罪人。 
  
  那是1988年6月,程继光携全家人从四川南部县老家到贵州省贵阳市兴关路打工,平日里儿子程雪平都随着大人在工地上玩耍。一切都看似那么的平常,可世事难料,1988年7月的一天,年仅3岁的儿子程雪平本来在工地上玩耍,可是到傍晚时分,忙了一天后收工时才发现儿子不见了,程继光和家人立即在工地四周到处寻找,当时程继光心想儿子可能就在附近玩耍,一会儿也许就能找到,可几个小时过去了,儿子仍然不见踪影,此时的程继光心中开始焦急起来,他万万没想到儿子这次是真正的失踪了……随即程继光夫妇二人就开始了漫长的寻子生活,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程继光和他的家人日思夜盼,爬山涉水,到处奔找,为了找寻儿子,不但花尽多年打工积蓄,还欠下了不少债务,由于没钱食宿,只能身背干粮和咸菜,不分暑九寒天,经常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白天累了就在路边坐坐,晚上就露宿在桥洞、街头、经常一天都只吃一顿饭,每天以泪洗面,程继光带着悲伤身心疲惫地走遍了全国各地的城乡地域,多年来,他和家人像大海捞针式的苦苦奔波寻找,即使是跑断了腿,哭肿了眼,程继光夫妇二人从未放弃过找到儿子的念头。他们还多次采取当面、书面和打电话方式与《今世缘,等着我》栏目全国志愿者总部取得联系,只要可能有任何一线希望程继光都会去试一试。 
  
  村子里来了南方娃  把“鞋”读成“孩”子音
  
  很小的时候,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某村的秦玉杰感觉自己与村子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他总是把别人眼中的“鞋子”说成“孩子”的读音,而被人笑话,别人都说他是南方来的娃。
  
  渐渐地他就知道自己不是“父亲”“亲生”的,“父亲”是“养叔叔”,因为 “养叔叔”是光棍,他就给“养叔叔”充当儿子。后来呢,那个“养叔叔”有了老婆,有了自己的亲生的孩子,秦玉杰就成多余的了,养叔叔准备又把他送人不要了。
  
  懵懂害怕的秦玉杰,他就哀求“养奶奶”不要把自己再送人,善良的奶奶心软了,就找到自己的大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养父,让大儿子收养小玉杰,养父当时就说“我有孩子,再要一个孩子负担太重了”。
  
  奶奶就说“如果你不想他,我来养”在这种情况下,迫于压力,养父才只好收养了他,然后一直长大成人。因养父是很被动接收小玉杰,且养父家里有自己的孩子,对他也就不那么好,兄弟姐妹相处的时候总感觉有隔阂,特别是生活不顺利和受委屈的时候,他就更加想念自己的亲生父母,三十年从没过过生日,他一心想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想找到自己的“家”,想知道究竟自己从哪里来到河北……
  
  DNA甄别迷雾  警民携手助团圆  
  
  近年来,各地公安机关进一步加强了打拐工作,了解到有关情况后,南部县警方安排专人对程继光夫妇二人进行了DNA血样采集,并主动与外地公安机关打拐机构联系, 通过协同机制与向其它省、市公安机关打拐部门联系,加强信息收集和研判,争取广泛支持,并积极争取“宝贝回家”网站等志愿者的协助,进一步探寻拓展寻亲渠道, 尽力想办法帮助他们找寻失踪的孩子。
  
  俗话说“皇天不负有心人”,2018年的7月,南部县警方接到上级通知,说到程继光的DNA血样在血液库中与一名叫秦玉杰的男子DNA血样比对中高度相似。负责打拐工作的中队长王皓在得知此消息后,立即联系了了解关于秦玉杰的基本情况,但得知该秦玉杰是在外地打工时留存的DNA血样,没有留下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并且早已离开当时打工的地方,此条线索就此中断。南部县警方进一步加强联系,几经周折,最终查找到其身份信息等情况。
  
  2018年11月,南部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打拐民警为确保精准无误,在开展寻找秦玉杰的同时,再次联系程继光夫妇进行二次DNA血样采集。2019年初,南部县警方与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警方联系,寻找到了与“目标对象”高度相似的秦玉杰,并收集到河北警方寄来的DNA血样。
  
  2019年2月15日,不出所料,DNA比对终于有了结果,南充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了鉴定文书,鉴定文书结果为送检的程继光、高玲珍是此秦玉杰的生物学父亲、母亲。
  
  当日,民警王皓第一时间将结果告知了程继光夫妇二人结果,程继光夫妇二人当即潸然泪下……
  
  找到亲生父母的秦玉杰(程雪平)告诉记者,河北养母去世了,现只剩养父,他非常感激他们养育之恩,表示一定要孝敬他们,不会找到亲生父母而忘了他的!赵相勇 四川法治报记者牟廷河文/图
编辑:本站编辑

南部政法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电话:0817-5522467 |

蜀ICP备18019171-1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

地址:南充市南部县金葫路8号行政中心附四楼 邮编:637300